首頁>話題專題

如何讓扶貧題材戲劇創作不再“貧”和“困”

時間:2020年11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夢
0

   進城進不進?搬遷搬不搬?作物種不種?道路修不修?這些全國各地扶貧工作中都會遇到的難題,戲劇作品寫不寫?如何寫?

  “扶貧題材戲難寫,因為路徑相同、人物相似、結果一致、缺少懸念。 ”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宋寶珍說。

  “中國新時期以來,反映農村變遷的代表劇目有3部,《狗兒爺涅槃》《桑樹坪紀事》《萬世根本》?!痹颇鲜≌f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吳衛民說?!豆穬籂斈鶚劇繁憩F農民與土地關系的震蕩,《桑樹坪紀事》描繪鄉土社會難以擺脫的貧困落后,《萬世根本》講述安徽鳳陽小崗村的偉大探索與實踐,“這些劇作對特定時期中國農村現實予以深切觀照和藝術化再現,今天,反映脫貧攻堅的戲劇作品肩負著接續這一創作傳統的使命” 。

  中國劇協2020年重點題材劇目改稿會日前在??谡匍_,業界專家以入選劇目為例,剖析了近年來扶貧題材戲劇作品的優長與不足,總結了創作中普遍存在的困境與誤區,并尋求可能的解決路徑。

  忙于面的鋪展,疏于點的深入 

  作品怎么從宣傳品邁向藝術品,人物怎么從宣傳典型走向藝術典型,這是目前扶貧題材戲劇創作面臨的最大難題。在吳衛民的視野中,許多劇作追求在一部戲里把“兩不愁、三保障”“產業扶貧、教育扶貧、易地搬遷”等內容全都寫進去, “這樣的任務宣傳材料、專題片都能完成,要藝術干什么” ?許多劇作讓人物在舞臺上喊口號、列數據, “這和文明戲時期的化裝演講有什么區別” ?吳衛民認為,觀眾在新聞報道中耳熟能詳的人和事,為什么還要在舞臺上看?看的是如何表現。 “藝術不是陳列,是尋找感人的形象、生動的細節、貫穿始終的戲劇邏輯,用情感力量去感染觀眾。 ”

  在宋寶珍的視野中,許多劇作表現的是“救世主”式扶貧,把扶貧工作的艱難、艱苦、艱巨表現得過于輕描淡寫,因病返貧、失學,書記一來,解決了;沒路沒水,書記一來,解決了;扶貧款不發了,書記一說,發展集體經濟,農民好像只是抗議一下,就認同了。宋寶珍認為,這樣表現,未免會讓觀眾把扶貧工作想象得過于樂觀。一些地方開展“廁所革命” ,村民卻把廁所當糧庫、雜物間使用,一些地方實施易地搬遷,鄉親住不慣樓房,又重返故地,種種扶貧工作中受挫的實例表明,鄉土社會中長期生活養成的積習、思維定勢是不容易改變的,許多劇作“只寫了事件的外形、事件的結果,仿佛貧困人群搭上時代的快車,一下子物質和精神都富裕了。作為舞臺表現,則是以氣勢、儀式遮蔽了真正的問題,卻忘了長久性、經典性才是藝術的生命力。 ”

  “大合唱、大歌舞、大場面不適合反映歷史客觀發展、生活本質內容、人性靈魂內涵,這樣的作品往往情盛于理。 ”宋寶珍認為,戲劇本應具有的“靜穆的偉大、寧靜的莊嚴、單純的美好”不是藝術資源的疊加、累積、拼合形成的。

  原空軍政治部電視藝術中心編導室主任、編劇王儉認為,一些作品為追求所謂的宣傳效果,缺乏戲劇性堅守, “主人公從頭到尾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張口就是思想政策,生命的個性在哪里?唱詞都是奮斗、拼搏、努力、向前、擁抱、未來、希望,這只是口號。從心靈深處流淌而出的、在矛盾碰撞中擠壓出的語言在哪里?觀眾想聽的是這些,目前所見的作品中卻少有表達。 ”

  表層是寫事,深層是寫人 

  農村、農民是扶貧題材繞不開的表現對象。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王馗認為,許多劇作在農村質感、生活走向的把握不足,在表現中缺乏駕馭能力,因此才會落入窠臼。王馗談及20世紀90年代末反映改革開放農村現實的粵劇《土緣》 ,“人物身上帶著那個時代的多少印象,讓人們看到改革開放前沿農村生活的質感,直至二三十年過去以后,我們對照著今天農民生活狀態回看這部作品,就會知道,那個時候創作者把握農民生活的準確度在于他看到人物不斷在發展。 ”

  農民的質感,在人物形象的刻畫上體現出來,一些作品雖然不至于對農民進行漫畫化的表達,進入了相對寫實的風格,但細部打磨仍然不夠,人物個性氣質的清晰度仍然不夠?!叭宋锏挠^念反映著創作者的觀念,作家如果不能站在時代最前端,而是從主觀方向、刻板印象出發,去看待生活的走向,作品設計的人物關系、故事情節就會顯得陳舊。 ”王馗看到,有些劇作為了表現主要人物積極的一面,強化了其他人物的消極作用,其所作所為在人之常情上都存在著偏差,離農民這一特定群體的生活、情感、思想就更遠了。

  “許多扶貧題材創作往往圍繞事件來寫,讓事件淹沒了人物。 ”在劇作家姜朝皋看來,“建設新農村相關的事件其實是背景,表層是事,深層是人的、人性的沖突。 ”比如一部戲里表現了一個村支書和一個致富能人的觀念沖突,刻畫村支書從鄉土社會中自然沿襲下來的對“大家長”式說一不二的固守,和致富能人的認識水平決定的富了理所當然要“顯擺”的固有思維,“這里兩個人物的‘站位’都不高。 ”姜朝皋認為,作品沒有明顯對任何一方的褒貶,既不是抬高村支書,貶低致富能人,也不是刻板地表現保守觀念和先進意識的較量,而是客觀展示兩個人的心路歷程。 “以建設新農村為背景,人物的矛盾實際上是當代農村變化、發展、前進的結果,這不是正面、反面,先進、落后可以概括的,深入挖掘人物內心的較量的過程,就是聆聽時代列車隆隆前進聲音中,是不是有人在呻吟,它是妨礙著前進,還是推動著前進? ”姜朝皋表示,不應用人物臺詞直接說出作者要說的話,而是站在個體的角度去碰撞,這種碰撞反映著作者要說的話。

  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特約刊登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
一五pk棋牌和零点棋牌 甘肃快320180725开奖结果 (*^▽^*)MG亚特兰蒂斯女王爆分技巧 福建36选7开奖规则 (★^O^★)MG经典243新手攻略 (*^▽^*)MG橄榄球明星如何爆大奖 p3开机号今天云 (★^O^★)MG三剑客和女王_最新版 江苏7位数开奖历史查询 (*^▽^*)MG之书Oz_最新版 香港特码一码中特 (-^O^-)MG巫师梅林_电子游艺 北京快3预测 (*^▽^*)MG丧尸来袭_最新版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 (*^▽^*)MG狂欢节奖金赔率 (★^O^★)MG蛇和梯子_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