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吳作人中國畫金魚主題作品賞析

時間:2020年10月2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丁建中
0

獨標新格 

——吳作人中國畫金魚主題作品賞析 

 

金魚(紙本中國畫) 1948年 吳作人 

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藏 

  金魚,是一個民眾喜聞樂見的中國畫傳統題材。雖然近現代中國繪畫史上畫金魚的能手林立,名家也很多,但就藝術成就與影響力而言,清末的虛谷和新中國成立之后的吳作人更勝一籌。吳作人于上世紀30年代初負笈歐洲,是當時我國為數甚少的西畫科班畢業生之一。他系統而扎實地掌握了北歐弗拉芒畫派的寫實主義油畫作畫技巧和創作方法,曾獲得比利時皇家美術學院“桂冠生”榮譽。學成歸國后,吳作人于上世紀40年代的兩次“西行”,促使他對油畫民族化發展的思考,并為之付出長期的探索實踐,為形成中國特色油畫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為他后來中國畫創作積累了豐富的創作素材。步入中年之后,吳作人于中國畫創作著力尤深,山水、人物、花鳥各種題材皆有涉獵,其中尤以動物題材為多,金魚就是其從40年代末一直到晚年常畫的一個題材,時間跨度近半個世紀,創作成果豐碩,深為時人所重。

  造型塑造的個性化提煉

  繪畫是一門造型藝術,尤其對于寫意花鳥畫來說,如何提煉出辨識度高的藝術造型特征,是藝術家形成鮮明個人畫風的重要前提之一。傳統中國畫家通過寫生或者目測心記的方式,往往只關注了金魚的外在形態、姿態和生活習性,而吳作人則不盡如此。同樣有著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修養,但吳作人有西畫學習的背景,他在歐洲留學期間不僅學習素描、速寫、油畫,還學習了雕塑、解剖等學科,并且一直主張現實主義的寫實主義創作觀,這樣的學養背景使得吳作人對金魚的造型提煉要求有所不同,他說既要“師造化”,更要“奪天工”,關鍵就在一個“奪”字。吳作人畫金魚時,力求自金魚背脊至尾鰭一筆而下,他認為脊骨與尾骨相連,如果筆痕一斷,則神氣全失。這種造型提煉的要求就源于他對解剖的認識,而這恰恰是傳統中國畫造型中所沒有的。

  誠然,吳作人對金魚造型的提煉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一個摸索實踐、總結遞進的過程。從1948年吳作人所作的一幅水墨金魚小品中可以看到,這一階段金魚的造型與同時代其他畫家所作相比似乎還比較相近。據吳作人的女兒蕭慧回憶:上世紀40年代末,吳作人住在北京建國門附近,一家人會去天安門西的中山公園游玩,公園的一角養有幾大缸金魚,品種繁多,起初吳作人一邊在那里觀看金魚,一邊等著家人去找他,后來他經常帶著速寫本去畫金魚不同姿態的速寫。從吳作人早期的金魚速寫看,其成熟期的金魚造型已初見端倪,這是他藝術創作上不斷琢磨錘煉的結果。他筆下的金魚造型由早期探索階段的“團形”演變為作品成熟期的“椎形”。

  另外,吳作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金魚作品與七八十年代相比,前期描寫較具體、偏寫實,后期則要抽象概括得多、更夸張;前期金魚形體嬌小、玲瓏可愛,后期則體型碩大、樸拙雍容。

 

金魚(紙本速寫) 1960年 吳作人 

吳作人藝術館藏 

  筆墨觀念的新拓展

  筆墨于中國畫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簡而言之是文質合一的集中體現。傳統中國畫的筆墨觀有著豐富內涵,并且不斷發展。清石濤言:“筆與墨會,是為氤氳,氤氳不分,是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畫而誰耶?”所以傳統中國畫強調作畫須有筆有墨。吳作人中年后開始從事中國畫創作,越往后用力愈深,深知筆墨的重要,所以他“五十而學篆”。

  但是,對于筆墨,吳作人又有自己新的見解。他認為人們往往要么把筆墨說得很玄,讓人摸不著頭腦;要么理解得太表面化,只講線條怎么流暢,墨色怎么有韻,有什么描法,山石又是有多少種皴法等等。他提出:“筆墨離不開形色塑造形象,包含著豐富的造型筆觸與色彩的渲染?!倍皇前压P墨變成一個孤立的抽象的概念,變成離開了現實得來的具體的繪畫造型技巧。正因如此,吳作人非常注重在實踐中不斷總結經驗,他認為中國畫的用筆具有高度的表現力。

  筆墨紙硯是中國畫創作的主要工具。吳作人在藝術實踐中發現,運用中國畫的特有工具所呈現出來的筆墨比西畫更具有造型的概括力和塑造力。吳作人在成熟期的金魚題材中國畫創作實踐中,對于筆墨的處理越來越粗放,重在“神”的傳達,而不拘謹于“貌”的表現。他充分發揮了水墨、色在宣紙上筆過留痕的特性,水色充沛,及時調整,大塊面的筆觸,筆筆相承相接,寥寥數筆即把一條金魚的無限生趣給畫了出來。吳作人畫金魚時所采用的這種大塊面筆觸處理的方法,形成了他特有的具有“雕塑”般特征的“吳家樣”金魚的筆墨語言風格。這也是吳作人對中國畫筆墨理解與實踐運用的獨到新解。

 

池趣(紙本中國畫) 1987年 吳作人 

吳作人藝術館藏 

  思想境界上“無我”藝術境界上“有我”

  繪畫是人格外化的一種表達方式,藝術作品必然反映著藝術家的人生態度、藝術價值觀。上世紀20年代,在中國美術界曾經有一場“為什么而畫”“為誰而畫”的大討論,早年的吳作人不支持“為畫而畫”的觀點,主張“藝為人生”的藝術價值觀?!八嚍槿松钡摹叭松敝傅氖巧鐣?、生活、民眾等。1935年,身在比利時的吳作人在給常書鴻的信中曾這樣說:“藝術既為心靈的反映,思想的表現,無文字的語言,故而藝術是‘入世’的,是‘時代’的,是能理解的。大眾能理解的,方為不朽之作。所以要到社會中去認識社會,在自然中找自然?!边@種為大眾而藝術、為社會而藝術的思想,包括他后來進一步提出藝術必須是“時代的”“民族的”,都是吳作人所說的藝術創

  作中思想境界上的“無我”。這種藝術思想在有情節性的主題創作中體現得更為淋漓盡致。同樣,吳作人希望他的中國畫金魚作品,無論采用何種方式創作,都要能夠為大眾所理解并喜愛。

  吳作人強調藝術境界上要“有我”,就是說藝術創造必須是自己的東西。這與藝術家的修養有關,不同的修養則會產生不同的藝術境界。吳作人出生于江南名城蘇州的一個書香之家、文藝之家。他祖父是晚清江南的一個知名花鳥畫家,父親是清末衙門的一個小吏,寫得一手好書法,并且喜愛文藝,把孩子們組織成一個民族小樂隊,年節之時,常常一起演奏自娛。這些都和蘇州深厚的歷史人文底蘊一樣給予了吳作人無限滋養。他對《文心雕龍》尤為鐘愛,研習甚深,十分推崇《文心雕龍》中提出的“乘一總萬,舉要治繁”等文藝創作觀,進而影響到他的繪畫創作觀。

  看吳作人的金魚畫作,畫面都很疏朗清新,并不繁復。他沒有刻意地作過多的細節描繪,而是輕輕松松地通過運用“比”“興”的手法和大量留白的合理布置,營造出一片充滿詩意的世界。畫面上大塊的空白是水還是天空,可以任由觀眾遐想。這也就是吳作人所說的藝術境界上要“有我”。

  諸如金魚這樣典型的中國畫傳統題材,要在前賢們創造的藝術“高原”上再創新的“高峰”,對于每一個藝術家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吳作人中國畫金魚藝術創作所取得的經驗與成就,是一個可據借鑒的典型范例。

(編輯:張金菊)
會員服務
一五pk棋牌和零点棋牌 澳门赛马会派彩 (^ω^)MG金钱蛙_豪华版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助手 (★^O^★)MG财富之轮爆分技巧 华人彩票平台怎么样 (*^▽^*)MG狂野亚马逊APP下载 浙江6+1几点开奖 老奇人三肖中特 (★^O^★)MG猴子基诺技巧介绍 (^ω^)MG圣诞奇迹爆分打法 (^ω^)MG圣诞奇迹_破解版下载 美高美幸运双星 (*^▽^*)MG篮球巨星登陆 9号彩票平台主管 15选5中4个号码多少钱 广东36选7第开奖结果查询